非洲各部落奇异的性器整形

  重新设计自己的性器官是那些不保守的部族区别于其他人的特征之一。以男性割包皮(把阴茎包皮割去)为例,该风俗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据说是为了减少得传染病的危险。

  重新设计自己的性器

  泰国:男人们喜欢在自己阴茎的皮肤下植入塑料的珠子,以带给性伙伴更强烈的刺激。他们对这种技巧的效力很是相信,甚至自己来做这个手术。与泰国男子相比,澳大利亚的土著居民更胜一筹,他们甚至把阴茎头也割开了,弄的就像袋鼠那个两头的东西一样。

  卡洛琳岛上的居民:卡洛琳岛上的居民是最可怜的,他们不仅割开了阴茎头,同时还割去了一个睾丸。

  女性的割礼通常是一种宗教仪式

  东非:东非妇女的割礼只要割去阴唇就行了。

  中东:中东的割礼不仅要割去阴唇,还要割去阴蒂,其宗教思想是彻底否决女性的性快乐,让她们保持忠贞不二。

  美洲:美洲妇女的宗教仪式除了割礼,还包括胸部修整。对于美国妇女来说,仅次于隆鼻术和隆胸术(用一袋袋硅胶填充于胸部)的第三种整容手术是把乳房修整到合适的尺寸。

  木布提(Mbuti)矮人:美国妇女的那种虚荣心根本不适合木布提(Mbuti)矮人,因为上帝虽然赋于她们很矮的个子,但却给了她们很大的乳房。妇女只得把过重的乳房吊在肩膀上。

  奇异的性教育

  在欧洲,很多学校都对学生进行非常现实和详细的性教育。但在许多其他国家里,这不仅是不可能的,而且其怪异性也令人发指。

  库尔德人:童贞和失贞受许多奇特习俗的影响。许多非洲的巫医都随身携带一根涂满油脂的棍子,叫做“婚姻棍”,用于检查女性是否贞洁。伊郎东北部的库尔德人喜欢在新婚的第二天凌晨看见在床单上“落红”,以此证明夫妇双方的性和谐和女性婚前的贞洁。

  索马里:在索马里的一些部落,新娘和新郎要从结婚仪式中抽出一些时间,由部落长老在外监督,新婚夫妇在洞房小屋过一次夫妻性生活。

  远东:远东一些保守的文化国度以及土耳其靠近地中海的地方对妇女的贞洁极为关注,凡是失身的少女都要做一个小小的手术,重新缝合处女膜,以便能出嫁。

  乞瓦人:在非洲中南部,乞瓦人帮助他们的女儿在村外建造一个小屋,鼓励她们和小伙子发生暧昧的性关系来选择合适的丈夫。

  依芙高偌人:与乞瓦人一样,菲律宾的依芙高偌人鼓励未婚的但已有性冲动的青年人群居,进行多重选择直到发现适合的伴侣。

  美拉尼西亚:美拉尼西亚(西南太平洋岛群)的塞比人对男性的性教育是最可怕的,他们教年轻的小伙子吮吸年纪大的男性的生殖器,以获得男性的尊严。

  雷布查人:教会小孩子有第一手的性经验在西方国家是不容许的,因为它让人想起成年人虐待和剥削儿童。而雷布查人(喜玛拉雅山南麓的锡丹土著)不仅教小孩子们如何做爱,还教给他们抚摸挑逗的各种方法。

  木利亚人:印度次大陆的木利亚人不仅教给小孩子如何做爱,还建造了神殿用来供奉男性和女性的性器官,鼓励青春期前的少年人学会性行为,所以很多人六岁时便失去了童贞。

上一篇:为重拾性趣选择做下体整形手术
下一篇:阴道整形手术重拾育前性快乐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