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猎奇:臭屁醋

  望文生义,很多时候起源于道听途说,就像花都的“臭屁醋”一样。有位网友贴了一副帖子“听讲食完臭屁醋后,可以一分钟放60个臭屁的”。如此荒谬的传言,简直就是抬举了臭屁醋的泄气时速,难道每小时泄臭气3600个?

  我喝了两趟臭屁醋,完全没有如斯夸张的经历。臭屁醋,并非指它在人体身里发生了化学作用而造成的结果,而是指它本身的独特气味,闻如臭屁。在民间,山西醋的醇香、广东甜醋的陈香等,其醋无不以香诱人。偏偏花都的这一坛臭屁醋,选用了5斤花都大米,炒透后,放入陶埕里,再加山泉水,封盖发酵三个月而成。淘出了臭屁醋,还要在醋汤里添入炒香的黄豆、姜片、猪脚、咸冲菜等一起煲制。这样煲出来的臭屁醋汤,臭得要捏鼻子,但喝起来却鲜而不腐、酸辣开胃,喝下去渐渐觉得肠通体泰、汗气蒸腾。只是饭后,细心闻一闻自己身上的汗味,有一些如丝如缕的臭屁醋在缠绕。

  臭屁醋,相传珠江三角洲地区一些乡村的妇女在生了孩子坐月时而经常饮食的主补汤水。然而,一道乡村一道醋,在开平坐月的妇女吃的是“猪脚、牛蹄、鸡蛋、老姜煲老甜醋”,目的不外乎补血补钙、祛风驱湿。今时今日,会自己炒米发酵臭屁醋的人越来越稀少,反而“猪脚、牛蹄、鸡蛋、老姜煲老甜醋”因简化为“猪脚姜甜醋”或“鸡蛋姜甜醋”受到了都市人的追捧。饮臭屁醋,一不小心成了美食的猎奇发现之趣。

  大暑天时,开着车子跑到花都赤坭的国泰村,还没进那一间“全兴山庄”,大老远地喊:“来煲醋……”店里的人反问:“加唔加料?”回头客与“初哥”就立刻被辨别出来。回头客只答一个字:“加!”而第一次进门的“初哥”肯定再问:“加什么料?臭屁醋臭不臭?多少钱一煲?”其实,加的料不是“猪脚”,就是“鲫鱼”或“鸡脚”,才收10元的加料费。单一一煲斋醋汤,汤里有炒香的黄豆、姜片、咸冲菜等,卖15元,足够八至十人饮用。不少“初哥”饮臭屁醋的经历都有共同之处:首先,远远嗅一嗅,眉头打皱;近近闻一闻,手作扇子猛扇不停喊“这么臭……”;尝第一口,觉得“醋汤不臭呀”;再饮第二口,产生了“有些香、有些醇”的好感。结果,在浅尝即饮的品醋逐臭过程中,不知不觉地喝完了一大煲的臭屁醋。

  别以为这里卖臭屁醋,就误解餐厅卖的全是臭不可闻的菜式。“招牌豉油鸡”,酱香与鸡香糅合,令人饭量剧增。“素炒野菜”,似乎有些薄荷的清香气息。但在赤坭四角围收费站通往国泰村、缠岗村的途中,我们被收了“3元”的路桥费之后,却幸遇到一条坑坑洼洼、长达数公里的“臭屁路”,小车被泥块碎石毫不留情地频繁敲打着底盘和轮胎。为免小车拖底,全车人只留得下司机小心地绕坑避洼颠簸前开,其他人追着车子扬起的沙尘,在烈日烧烤下徒步了一小时,一边走一边诅咒这条“3元臭屁路”。

  回到了广州,忽然收到我妹妹发来的手机短信:“广州荔湾湖畔的不夜天,也卖花都臭屁醋。”啊?难道粤菜食肆会刮起一股“臭”风?

上一篇:原汁原味的粤西美食
下一篇:成都糯米小吃“三打炮”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