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周作人与饮食

  随便翻翻周作人的著述,其中有关饮和食的文字林林总总,大有可观。关于吃饭与筷子、喝酒与酒友,关于鱼、蟹、海错和味之素,关于臭豆腐、油炸鬼和端午节,关于苦茶、盐松树和北京的茶食,关于梅子、菱角和故乡的野菜,等等等等,皮有些清新隽永、别出心裁的妙论,而他的饮食趣味,亦有值得一书的独到之处。

  早年留学日本时,周作人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习惯敏锐地日本文化的某些神韵,则使他还来了能言而有信的喜悦。而每日暮途穷的吃食,则使他加深了对日本文化的认同感和亲切感,周作人幼年时代对“简中有真味”的乡间生活方式就已习以为常,来日本后相当清苦的寄居生活恰好与他形成了一种默契,每天早上两片面包加黄油,中午和晚上两面三刀餐饭,萝卜、竹笋而外,绝少肉食,偶尔吃到是猪、牛肉和鸡,羊肉则无处买,鹅、鸭也极不常见。中国留学生到日本,吃到日本饭菜不常见。中国留学生到日本,吃到日本忽菜那么清淡,没有油水,常大惊小怪,周作人却不以为苦,倒觉得这有别一种风趣,他说:“吾乡穷苦,人民努力日吃三顿饭,唯以腌菜、臭豆腐、螺蛳为菜,故不怕咸与臭。”

上一篇:历年不衰的擂茶粥
下一篇:浆面条和“面条俗”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