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酒与爱情的美丽传奇

  Veuve Clicquot (VCP)香槟无疑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香槟酒。它的口味无比饱满,泡沫纤柔细致。随着缓缓升腾的气泡,似乎有种微酸的果香,充满活力的,却又在清新中带出一股华丽的绵密之感……那像极了一个人的品质,丰富,含蓄,生机勃勃,既天真又成熟,既机敏又坚持……原来酒如其人,是Clicquot夫人一生的传奇造就了美酒的传奇。

  爱情之见证

  当然,没有人能够确切地知道,1798年,当Nicole-Barbe Ponsardin和Francois Clicquot喜结良缘的时候,这对年轻人究竟在想些什么。但人们是能够猜出一些大概的,他们,一个是富有的男爵的后代,真正的天之骄女;一个是法国最适宜培植优质葡萄的香槟区大酒商最能干的儿子。他们的结合,真的像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是幸福地走到了一起,只等着婚姻如香槟,越放越醇美。

  Francois Clicquot果然能干,从老Clicquot先生手里接掌生意后,迅速打开了国际市场。那时,法国大革命就像一场已经过去了的噩梦,Francois Clicquot预见到甜美的和平会和芬芳的香槟酒一起降临在欧洲大地上。很快,在德国、奥地利和意大利,人们都被这琼浆玉液所征服,仿佛听得见整个北欧都回荡着“砰砰的”的香槟酒开瓶声:汉堡、法兰克福、戈丁根、汉诺瓦、华沙、圣彼得堡……1804年,Clicquot香槟酒的出口数已达60 000瓶,Nicole-Barbe和Francois Clicquot当然欣喜若狂,他们俩谁也没有想到,这居然会是幸福的终结。

  1805年10月,27岁的Francois Clicquot突然故世,Nicole-Barbe 一夜之间成为Veuve Clicquot(Veuve 是法语“寡妇”的意思)。对她打击更大的是,公公提出要她放弃生意。Nicole-Barbe Clicquot夫人不是不能接受这个建议,她自有丰厚的嫁妆,够她享用一生一世的。她完全可以领着女儿,打打惠斯特牌,做做女红,悠然度过此生。但那不是Clicquot夫人的宿命,她深爱着丈夫,她觉得惟有把香槟酒做得更完美才是对丈夫最好的纪念。她不能放弃,惟有前行。

  一个月之后,Veuve Clicquot Fourneaux & Cie公司成立了,香槟酒在Clicquot夫人手中有了新的传承:追求更为卓越的品质,见证一份深厚的爱情。

  醇酒之诞生

  Clicquot夫人只穿了一件朴素的紫褐色长袍就开始工作了。她很快就意识到,酿酒,单凭天赋是不可能的。她必需通晓葡萄的不同品种、酿酒的各种工艺,甚至她还得掌握管理的知识。有什么能拦住她呢?一袭素衣,顶多再加上一把小阳伞,她整天流连在果园里。凭着不懈的努力,终于在1810年独自一人创立了Veuve Clicquot Pousardin酒厂。这个品牌的名称里包含了寡妇、她夫家的姓、娘家的姓,仿佛把Clicquot夫人的一切都包含进去了。

  不能完全说这个决定是英明的。1810年,刚好拿破仑伟大的远征遭到了挫折,战乱和封锁使得国际市场萎缩了。利润骤减,工人被解散,酒商一个接一个破产,为了维持酒厂,Clicquot夫人不得不变卖首饰。很难想象是什么支撑着这个弱小的女子度过艰难时世的,但毫无疑问是她的远见卓识使她无比乐观。战争终要过去,和平终会降临,而和平是离不开香槟的。

  1811年,一颗彗星划破了天空。这一年的葡萄分外甘美,这一年的酒被俄国人称为“彗星之酒”。先是哥萨克人,接着又是普鲁士人,他们抢劫了香槟区的酒窑,酒商们痛心疾首,惟有Clicquot夫人从这里看见了商机:“彗星之酒”终于要名声远扬了。果然,1815年,第一船香槟远销俄国,只两周便告罄。到1821年,Veuve Clicquot (VCP)酒已有每年280 000瓶的业绩。

  有人问Clicquot夫人,她的香槟酒品质如何?她则无比骄傲地回答:“只有一个品质——最好的。” Clicquot夫人也的确是这样努力的。在她那个时代,人们很难去除香槟发酵过程中产生的沉淀。工人们笨拙地把酒从一个瓶子倒向另一个瓶子,以清除积存在瓶底的渣滓,但这样做,香槟中极其宝贵的气泡也就逃逸掉了,口感便少了许多回味。这仿佛一个痼疾,影响着香槟品质的飞跃。Clicquot夫人发誓要解决这个难题,她几经探索,终于想出了对于酿酒来说几乎是革命性的“转瓶法”。她在桌子上钻出一个个洞,将香槟酒瓶倒置在洞里,这样底部的渣滓就会慢慢地沉到瓶口去——唯一需要的手工便是小心地转动酒瓶以免渣滓黏着在瓶身上。传说,第一张香槟酒桌还是Clicquot夫人用家里的桌子制成的——不管这是真是假,有一点是确凿无疑的,Clicquot夫人成功了。几乎是清澄无暇的酒液使Veuve Clicquot香槟风行全球,人们宁可等在港口,等待那远途而来的Clicquot夫人的香槟,也不情愿买上一瓶哪怕是同一产地的别的品牌酒,因为Veuve Clicquot (VCP)香槟意味着至醇。

  醇酒诞生了,但Clicquot夫人追求完美的天性似乎并不会因此而停止。还是在两百年前,Clicquot夫人便有了极超前的品牌意识。她用一只船锚把Veuve Clicquot Pousardin首字母VCP串连起来,刻铸在酒瓶上,成为当时独一无二的商品标志。甚至,她只是在农场闲逛,看见鸡蛋蛋黄鲜亮的黄色,便用这黄色的明亮基调设计酒瓶上的招贴纸,创出了皇牌香槟(Yellow Label)。皇牌香槟至今仍十分畅销,人们啜饮这款经典香槟的时候,仍然会想起Clicquot夫人,她那美酒与爱情的传奇一生。

  芬芳永流传

  人们热爱香槟,把它奉为琼浆玉液,为之如痴如醉。16世纪,盲修士Dom Pérignon在酒中研制出细腻丰富的气泡,世界上第一瓶香槟诞生了。Pérignon是看不见这细洁的、仿佛翻腾着诗意的泡沫的,他眼中的世界漆黑无光,但也许正是为此,他的内心充满了想象力。世界上第一口香槟呵,酒香在Pérignon的口中展开,他第一次感受到神奇的气泡:“我正在酣饮星星!”那一瞬间,Pérignon成为了诗人。

  确实是这样的。人们享受美酒,因为其中有诗情爱意。名作家阿伽莎·克丽斯蒂、电影导演希区柯克和费里尼都是发烧级的香槟爱好者,香槟对他们如此重要,他们忍不住把香槟当作一个重要的元素写进了、拍在了他们的作品里。即使日日啜饮,仿佛仍嫌不够,非要把它搅和在工作里,愿意时时相见的。其实,这时候,香槟已不再是香槟了,而是它带给人的感受,使人魂牵梦萦。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有那么多的厨师,那些最一流的、把厨技视作艺术的厨师,愿意挑战香槟的滋味——更确切地表达是:配合,为滋味各异的香槟寻找最合适的菜肴,让两者的口味互相激发,更加完美。当Veuve Clicquot (VCP)香槟第一次来到亚洲的时候,就是这样的。那情形仿佛是美食的盛大节日。

  北京全聚德烤鸭店主厨王荣,曾获国家级厨艺大奖的,他选择北京烤鸭搭配Veuve Clicquot玫瑰珍藏香槟:“烤鸭是一道比较容易饱肚的食物,而玫瑰珍藏香槟非常清新且带开胃的果味,两者混合在一起,互相配合,非常得宜。”

  香港名厨杨冠一选择清蒸鲜鱼搭配Veuve Clicquot香槟贵妇:“香槟贵妇能令鱼的肉质更加鲜美,而又能带出香槟的不同芳香。”

  印尼厨师Chris Janssens以最寻常的什锦沙嗲搭配Veuve Clicquot金牌珍藏香槟:“什锦沙嗲所用的花生酱及味道合宜的甜酱油,与金牌珍藏香槟的果仁烘培香味互相辉映。”

  台湾馥园主厨杨淑贞用葱烤小排搭配Veuve Clicquot银牌珍藏香槟:“这道菜的浓郁香味及甜蜜的味道配以带甜的香槟口感,犹如一首完美乐章般的和谐、令人再三回味。”

  新加坡中国俱乐部的主厨李国伟选择海南鸡饭搭配Veuve Clicquot皇牌特级香槟:“皇牌特级香槟与海南鸡饭的组合不显油腻,浓淡适中,是一个完美的搭配。”

  马来西亚馅皮大厨黄荣辉用双层米糕来搭配Veuve Clicquot半干特级甜香槟:“香槟均衡的甜、涩味不单没有被糯米双层糕的乳香味所掩盖,反而诱导出两者的独特风味。”

  香槟与食物,其中的搭配与变化当然不会只要这么几种。变化几乎是无穷无尽的,不变的是一种态度:热爱美食,热爱美酒,热爱饱满、馥郁芬芳的滋味,甚至,热爱生活……香槟,使我们更为丰富。

上一篇:浅谈山西醋文化
下一篇:中餐的生命力在于不统一

精彩评论